第14章

小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阅屋 www.shuyuewu.la,最快更新替婚是门技术活最新章节!

    顾苏真的被吓了一跳,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人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邹奋了,眼前的男孩和她以前记忆中的有了很大的变化,那张青涩的脸庞已经有了男人的轮廓,个子好像又窜了一头。

    那个曾经满身是刺的叛逆男孩已经消失了,眼前的大男孩阳光而帅气。

    坐在咖啡店里,邹奋神气地把菜单推到顾苏面前:“苏苏,喜欢吃什么就点,我请客。”

    “没规矩,叫老师,不然就叫苏苏姐。”顾苏教训着,“有钱就存起来,别乱花。”

    “我拿了我们省高校联盟程序设计大奖,有一万块奖金。”邹奋矜持地抿着嘴角,期待地看着顾苏。

    “不错啊,你果然出息了,”顾苏果然眼睛一亮,“那更得我请客了,奖励你。”

    “还有,我从这学期开始到n大交换学习一年,我们可以常常见面了。”邹奋的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振奋。

    顾苏更意外了,她当时去实习时离高考只有三个月,邹奋在最后两个月悬梁刺股才勉强考进了三本的分数线,被当地省城的一所普通院校录取,而n大是重点院校,计算机方面的研究在华东地区小有名气。

    “你这是什么表情,”邹奋有点不满,“要不是那个大奖赛有这个奖励,谁爱去参加那种比赛啊。”

    “老怀大慰的表情。”顾苏一本正经地说,“我终于有了当老师的成就感。”

    “拉倒吧,不就当了三个月的实习老师嘛,不就比我大了三岁零八个月嘛,”邹奋很是不满。

    两个人嬉笑着聊了一阵,顾苏点了两份套餐和两杯饮料,一共花了一百来块,邹奋抢着付了钱,顾苏也没再推辞,她明白这个男孩骨子里隐藏着的骄傲和不驯。

    当初选择去那个偏远的地方支教实习,顾苏只是为了避开n市陷入热恋的顾芸和章承煜。那是感情上极其痛苦的三个月,满怀的倾慕和憧憬被顾芸砸得粉碎,章承煜夜夜入梦而来,与其说她全身心地扑在那个高三班级的教育上,不如说她是在用忙碌来转移自己的痛苦。

    邹奋的身世坎坷,父亲外出打工时坠楼身亡,赔偿款被叔叔截走挥霍一空,而母亲按照山沟里的习俗嫁给小叔,后来不堪家暴上吊死了。邹奋从小被叔叔打大,原本读到初三就要让他去打工,幸好他奶奶偷偷摸摸把他送到了镇里,求着一个远房亲戚让他上了高中。

    高三那年,他的叔叔、奶奶也相继死了,大家都说是他命硬克死了亲人,他也变得越来越叛逆不逊,成了全校的问题人物。

    顾苏注意到邹奋,一开始只是因为他那件领口洗得泛黄的白衬衫。

    一年到头,邹奋只穿白衬衫,冷了就在外面披件破棉袄,热了就把袖子卷起来。他是顾苏看到的除了章承煜以外第二个痴迷于白衬衫并能将它穿得卓尔不群的男人。

    章承煜最爱的也是白衬衫,他的衣柜里有一打各式各样的白衬衫,从几千到上万。

    只是后来顾苏才知道,邹奋只穿白衬衫只是因为他没钱,他的全部春秋夏装就只有两件白衬衫。

    三个月的相处,顾苏终于把这匹野马拉了回来,高考完毕离开学校后,她也一直和邹奋保持着联络,现在看到他学有所成,心头的牵挂终于可以放下了。

    两个人边吃边聊,时间过得飞快,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邹奋恋恋不舍地陪着她往旁边的六安大厦走去。

    “你现在穿什么尺码了?过两天我帮你买几件衣服。”顾苏打量着他的身材。

    “你还以为我是那个穷光蛋吗?”邹奋不满地说,“我现在随便写写代码也能赚个几千块零花钱。”

    “那你怎么穿得这么少?身体要紧,少耍酷。”顾苏诧异了,她都快穿成了个熊了,邹奋还是白衬衫加薄棉袄。

    邹奋的脸上泛起一道可疑的绯色,支吾了两句:“我不冷。”

    顾苏有点明白了,暧昧地笑笑:“有女朋友了?”

    “才不是呢,”邹奋闷声反驳,“那些女人都好麻烦,不喜欢。”

    “笨蛋,以后你就会知道女朋友的好处了。”

    看着顾苏的笑脸,邹奋眼中异样的神彩一掠而过,他迟疑着问:“苏苏……我问你个问题你别生气……你和你老公是在分居吗?”

    顾苏呆了呆,神情有些慌乱:“不是……我们只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了……我进去上班了……你好好学习……休息了我来看你……”

    她紧走了几步想要逃走,忽然一下在门前顿住了脚步:石夏蕊站在旋转门前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一身时尚的打扮把原本就高挑的身材衬得玲珑有致,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闲情逸致,身边一点儿都不寂寞啊。”石夏蕊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邹奋。

    “需要你管吗?”顾苏没心情和她周旋,讥诮地笑了笑,“看好你的金主,别一不留神丢了。”

    石夏蕊并没有生气,只是娇笑了一声:“谢谢你的提醒,虽然我很讨厌你抢走了我的东西,可你实在太愚蠢了,我赢得很没意思。”

    这句话很让人费解,顾苏有点诧异,想不到这女人脸皮如此之厚,堪比城墙。

    这到底是谁抢了谁的东西?她又有什么把握说她赢了?

    身旁有认识的同事结束了午休进入大厦,和顾苏打着招呼,顾苏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霍然回头一看,只见章承煜站在马路旁,手里捧着一束黄玫瑰,神情惊愕地看着她。

    顾苏骤然醒悟过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制服和胸前的铭牌,心里一阵慌乱。

    “承煜你怎么也来了?”石夏蕊一脸的惊喜,“我看到苏苏在这里,实在忍不住想和她说说话,我只是发个短信告诉你一下,你这么忙用不着大老远地赶过来。”

    顾苏这才恍然大悟,到底是个演戏的,入戏如此之快真让人叹为观止:“石小姐,你演戏能不能分一下场合?还是你根本就已经没有脸皮只有面具了?”

    石夏蕊的神情黯然:“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我只是……想看看你……”

    章承煜大步走了过来,脸色铁青:“顾苏,你有没有脑子?你在六安干什么!赶紧跟我回去!”

    顾苏心一横,不甘示弱地迎视着他的目光:“我怎么了?我总不至于连外出工作的权利都没有了吧?”

    章承煜一把扯下了几朵黄玫瑰,在手中揉成一团,拳头因为用力而骨节发白,显然在强忍着心头怒火,石夏蕊惊呼一声,伸手去接:“承煜你别拿送我的花撒气啊,我来拿……”

    话还没说完,章承煜抬手把她往旁边一拦,她踉跄了几步,靠在了旁边的柱子上,眼中的惊愕一闪即逝。

    用力把黄玫瑰往顾苏身前一掷,章承煜觉得要来道歉的自己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怒气无法克制,刻薄的话脱口而出:“顾苏,六安和章合是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怪不得你这么坚决要离婚,这里面的玄机,我算是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