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开天录

一秒记住【书阅屋 www.shuyuewu.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发男子独自沉吟了一会,单手一挥,蓝焰随即消失,一时间整个大殿陷入沉寂。

    半晌过后,男子又伸手招来一团暗红焰火,焰火跳动间,那段通道早前的画面便快速倒退,直至画面上出现李谨之伸手扯开了虚空的画面,男子才将画面停下。

    看到这一幕,男子脸上淡然的表情骤然变化,似惊喜似质疑,又似乎是满脸的不确定。快速挥手,将画面又倒回去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男子单手掩面,低声笑了起来。

    起先的笑声很压抑,最后缓缓扩大,笑声中带着点得偿所愿地尽性之意。

    笑声渐渐收敛,男子缓缓地站起身,将暗红焰火拍散后走出了大殿……

    李谨之跟叶域两人自然不知道幽冥界里发生的景象,那团蓝焰在原地转悠了一会之后便自行消散了,这让两人更加坚信,那团蓝焰就是通过感应灵气来辨认两人方位的。

    四周沸腾的灵气也缓缓平息下来,两人却依旧蒙着斗篷没出来,蓝焰虽然消失了,但是蓝焰的主人却连面都未曾露。

    究竟是什么东西,什么修为,才能单凭这蓝焰予以对敌?

    一时间,两人都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下面的行程究竟还要不要继续,如果继续下去,又会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待他们?

    时间静静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

    “你有没有想过?”叶域突然有些压抑地开口,“这整个幽冥窟都是一个交易场。”

    李谨之没接话,静静地摩挲着手指上的储物戒,就在叶域以为对方不打算回答的时候,对方却开口了,“如果,地心城的高层与幽冥的高阶虫族达成了某种协议。”

    叶域闻言抿了抿唇角,眼神有些深邃,“虫族贡献幼虫,提供修士以炼器材料与妖丹。”

    “人修提供幼虫以及高阶虫族所需要的。”李谨之顿了顿,缓缓吐出两个字,“食物。”

    “所以虫族高阶才不会去搭理幼虫被吞食。”叶域点了点头,赞同李谨之的观点,“人修站在捕猎者的角度,自以为占尽便宜,却从不去想每年折损在此地的修士究竟有多少。”

    李谨之叹了口气,“所以虫族才能与地心城的修士达到某一种平衡,互不干涉。”

    “这样一来,地心城便需要更多的修士加入,那此城不加入广源与北寒之间的战争,反而大量接收为躲避战乱而投奔的修士的行径,便解释的通了。”叶域抬手将斗篷套在对方身上后站起来。

    李谨之抿了抿唇,心头也对叶域的看法赞同不已,也只有这么解释,才能将此地见不到化形妖虫的事解释通。而那团蓝焰,或许便是高阶修士捕食的一种方式吧。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莫名其妙经历了这些以后,便生出了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心头也早没了进入幽冥窟的野心勃勃。

    且不说这底下的高阶虫族究竟有何种水平,也不说人修与妖虫之间的协定究竟是怎么样的。

    但以两人这几日遇到的妖虫来看,越来越多的稀有妖虫倾巢而出,光是他们这一路走来,光是极稀少的近化形妖虫都遇到了三四只,而这些都是聚集在中央区域不常出来的品种,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管是怎么回事,我二人大可不去理会。”叶域站直身体说道。

    李谨之蹲在地上,听到对方说的话后点了点头,抬眼看向叶域,视线却猛地撞进一片密林,林中一只巨鸟静静蛰伏,大鸟展翅,惊得他跌坐在了地上。

    叶域一见对方跌倒便想去扶,却被李谨之一脚踹开,之间对方捂着眼睛大吼,“穿上衣服!”

    叶域被对方一踹,踉跄了两下后还是选择栽倒在地,好不委屈地看了一眼李谨之后,身形缓缓缩小,又再次变回了小蛟龙形态。

    李谨之捂着眼睛见对方半晌没动静,拿开手以后就看到一条小娇龙盘缩在地上,头背对着他,满身落寞意味。

    “……”李谨之抿了抿嘴,想起对方似乎是因为想要安慰他才变成的人行,而早前对方似乎还伤了脑壳,心下便有些内疚,“头还晕吗?”

    叶域没说话,只是缩了缩身子,将自己盘地更紧。

    李谨之见状,心头内疚更深,难道是方才那一踹,让对方的脑壳更疼了?

    “叶域?”

    叶域依旧不理,又挪动了一下身体,似是无意地将某一块尾部鳞片露了出来。

    李谨之这才发现,对方亮铮铮的鳞片上有一个带灰的脚印……

    当下内疚之心更深,快步往前走了几步,用手抹了一把对方鳞片,将那个脚印擦掉,“头不疼了吧?”

    叶域哼哼了两声,不甘不愿地扭头看向李谨之,得寸进尺地问道,“为何你见到我的阳根便要踹我?”

    李谨之眯了眯眼,不禁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见到叶域的阳根会被惊到呢?

    要说没见过吧,他见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第一次见到那还是叶域少年时与他共浴,可是为何这次看见便会被惊到,还要踹他呢?

    李谨之苦思无果,周身寒气更甚,面无表情道,“长太丑。”

    叶域闻言,又小心地盘了盘身子,满身落寞与凄凉。

    李谨之自觉刚刚失言,刚想说些什么挽回一下,就听叶域说了句,“确实比不上谨之的阳根。”

    李谨之被噎得一滞,却无法反驳。他的那物也确实奇怪,自从他修炼妖体,随着功法的深入,那阳根便越来越莹润,如玉似晶,诡异异常。

    刚开始他还没觉得什么,自从上次他发现自己不举,他才将男根的这种改变与冷心冷情联系起来,还好真没变成玉做的死物。

    再反观叶域的,狰狞粗紫,即便是毫无动静,也犹如蛰伏在密林中的巨兽,皮肤下还能看到细微地血管与经络。

    “你的确实丑。”李谨之还是忍不住评价。

    “嗯。”叶域似有些暴躁地扭身看向李谨之,“你的极为美观。”

    这话到了李谨之的耳朵里便自动翻译成了,中看不中用。

    这个话题如果再继续下去,李谨之觉得离友尽也不远了,将对方强行抱起后强行掰直,快速转移话题,“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域心头虽然还有些自家兄弟被嫌弃的郁闷,但也不是个扭捏的人,扭头看了看四周道,“有你的虚空傍身,我的时间之力辅助,再行下去自然毫无问题。但若是就此回去,也并无损失。”

    李谨之心中所想与对方所说并无太大差异,他二人已呆在幽冥窟十几日,若是想累积对敌经验与默契,倒也足够了。况且他二人的功法确实也不必长期击杀。

    “若是一直呆着,难保不会遇到元婴后期大圆满的修士,那种修士也微微体悟了点虚空之法,若是被识破,后果不堪设想。”李谨之皱眉,“短期呆在此地还好说,若是长期,并不是上计。”

    叶域听闻对方如此说,哪还不知对方打算,点头同意,“这样便出去吧,妖虫最近的动向都颇为诡异,若当真是虫族预谋,我二人便不要再介入到是非之中了。”

    “嗯。”李谨之自然答应。

    两人看似说了很久的话,其实这也只耽搁了不多久。

    既然决定,便越快越好。

    两人都不再犹豫,收拾好自己的状态后便快速离去,有叶域认路,哪怕是隔着虚空中的白雾,两人也很快找到了出口,李谨之出了虚空,化作遁光径直飞出了幽冥窟——

    就在两人离开四层后不久,一个通体碧绿,背部描有细致图纹的蜘蛛缓缓爬到了两人原本所在的位置。

    绿蜘蛛上下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伸出一根尖钩轻划了一下空气,却只引得空气震荡了一下,并不能撕开。

    似是发现了什么,绿蜘蛛原地转了一圈,像是在辨认什么,随即张口喷出一团暗红火焰,其中显示的画面正是这条通道。

    画面快速倒退,却不见一个人经过,这画面若是放到高阶修士眼中,便能发现空气中的灵气有些许波动。

    绿蜘蛛见此情景,暴躁地挥散红焰,仰起头嘶鸣了一会,只见其身后的通道中涌出一大波妖虫,冲着通道那头快速爬去——

    出了幽冥窟的李谨之本打算去仙洞阁的,却在半路被叶域的一句话,放弃了原本的打算。

    “既然决定入世体悟人修百态,再入妖世体悟妖修心态,又何必一定要留在这地心城,或者这战火纷飞的光源沙漠?”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青燎大陆如此之大,找个太平地界修炼自然方便,又何必呆在这本就是乱成一团的光源沙漠?

    还是内忧外患——

    打定主意,李谨之二话不说,拐了遁光便朝着地心城城门处飞去,交还了令牌的时候却出了点小麻烦。

    守门的修士拦住李谨之,“你交还的是两块令牌,却只有你一人,这另一人去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