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皇帝不是个好东西

迪巴拉爵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书阅屋 www.shuyuewu.la,最快更新讨逆最新章节!

    回去的路上有些沉默。

    王老二忍不住,低声问老贼,“老贼,怎地有些不对?”

    老贼看了裴俭一眼,“赵氏靠的便是厮杀的手段才成了世家门阀中的一员,可周俭今日却击败了赵嵩。而且,上次他领军厮杀,兵法也了得。这么一个人,你觉着能凭空冒出来?”

    王老二都囔,“问呗!”

    “不好问!”老贼觉得这事有些尴尬,“问了他若是不肯说,或是搪塞,那以后就没法呆了。”

    “你们做事就不爽利!”

    王老二策马上前,“老周,你就没话和郎君说?”

    你妹的老二……老贼捂着脸,心想,哪有这般逼迫人的?

    无论如何,周俭能在今日击败赵嵩,而不是保留实力,就说明此人对杨玄没有恶意。

    既然如此,就该私下旁敲侧击才是。

    周俭看了王老二一眼,温和的笑了笑。

    “也好。”

    王老二回头看着老贼,没说话,但那得瑟的劲头啊!

    看看,我说了什么?

    老贼放开手,觉得自己的阅历在王老二这里不管用。

    屠裳说道:“谁能拒绝老二呢?”

    周俭也不能。

    杨玄心中微动,但一言不发,直至回到家中。

    他进了书房,随后是裴俭。

    “郎君,我在外面盯着。”

    老贼很有眼力见。

    “我上屋顶!”

    夏夜在屋顶吹风真的舒爽,王老二一跃而上,仰头躺着,拿出肉干往天上抛,然后张嘴接住。

    “需要茶水吗?”

    杨玄觉得裴俭需要平静的一下心态。

    裴俭摇头,“其实,我知晓郎君对我一直有些猜测。”

    “嗯!”

    这么一个好手竟然是个无名小卒,杨玄老早就觉得不对劲。

    但黄春辉两次郑重的把周俭介绍给他,说明此人可信。

    可信归可信,杨玄却不能接纳他进入这个小圈子。

    毕竟,那些事他连黄春辉都不能说。

    烛光摇曳,屋外微风吹过,枝叶沙沙作响。

    “那一夜也是如此微风习习。”

    裴俭说道:“我正在家中,就听到外面有马蹄声,接着喊杀声震天。我赶紧出来召集了家中的护卫,自己上了屋顶,远远看到宫城方向火光冲天……”

    这是……宫变?

    那么,周俭原先是长安人!

    为何来到了北疆?

    杨玄摩挲着茶杯,目光平静。

    裴俭说道:“晚些,金吾卫出动,喝令百姓不得出门……我想,必然是宫中生变。”

    杨玄算了一下他的年纪,那么,应当是李泌发动第一次宫变,逼迫武皇退位的那一夜。

    “天明,我令人出去打听消息,说是武皇病重,无法理事。令太子监国……”

    帝王到死的那一刻都不肯丢下手中权力,杨玄记得随后武皇就驾崩了。

    “我写信去告知家父,本以为会收到来信,可没想到,来的却是家父。”

    “家父带着护卫到了长安,回家就令我等收拾些衣裳干粮,钱财都只是带了些,大多丢弃。”

    这……

    杨玄的心勐的一跳!

    “家父出了前门,令护卫抓住盯梢的十余人,当即斩杀。随后令护卫在坊中策马疾驰。

    趁着这个乱糟糟的机会,我等出了后门,一支车队在等候,竟然是胡商。

    我知晓宫变后,城门把守会格外严苛。可没想到的是,检查的军士掀开车帘看到我等,竟然视若不见。”

    “随后我带着家人专走小径,或是翻山越岭。路上遇到过追杀的,遇到过贼人……

    到了北方时,剩下的护卫冲着长安方向跪下自尽。”

    裴俭虎目含泪,“那一刻,我知晓,阿耶……定然是走了。”

    杨玄喝了一口茶水,努力让在脑海中盘旋的那个名字更清晰一些。

    “随后我令人去打听。就在我等走后的当日,家父进了宫城,与武皇相对饮酒。随后武皇驾崩。接着,家父带着护卫突然消失。随即有军队冲入家中……”

    “就在那些人气急败坏时,家父出现在了皇城之外。皇城警钟第一次敲响,便是因为家父!”

    杨玄点头,“皇城敲响警钟,必然是敌军破城而入,差不多到了亡国时刻。”

    “是啊!”裴俭说道:“当时的监国太子,以及当今皇帝一起登上城头,看着家父,竟然惶然。”

    裴九!

    杨玄握紧拳头,想到了那个康慨悲歌的前辈。

    “家父一刀震动皇城,随后持刀自尽,说,当下黄泉为武皇开道。”

    杨玄起身,“你姓裴?”

    裴俭点头,“是。我并非有意瞒着副使。”

    “你担心我没有和长安翻脸的勇气,或是担心我以后会为了讨好长安,而把裴氏的后人交出去?”

    “这些年,我带着家人一直在桃县深居简出,直至那一日,黄叔父说可以出来了,我这才走出家门。”

    杨玄问道:“那你今日为何不怕?”

    “副使纵火烧了杨家,更是驱使玄甲骑冲杀进去,从此后,副使与杨氏再无和好的可能。

    杨氏与皇帝看似暗流涌动,可千年的世家,百年的帝王。

    杨松成身后势力庞大,副使从此唯一的一条路便是在北疆。”

    所以,他今日不再掩饰,全力出手。

    裴俭看了杨玄一眼。

    杨玄喝了一口茶水,显得很是从容,压根没有发现麾下是皇帝死敌的忧愁,裴俭心中不禁一松。

    “你父亲……可惜了。”

    每每听到裴九的事迹后,杨玄都会悠然神往,恨不能跨越时空,去看看那豪迈侠气的裴九郎。

    “家父当时仅有两条路,要么不回长安,在北疆自立。要么就只能……一死。”

    “为了北疆,你父亲……”杨玄叹息。

    “不只是为了北疆。”

    咦!

    杨玄蹙眉,“为何?”

    裴俭说道:“李泌年轻时曾挨了家父一巴掌。”

    杨玄:“……”

    “当时他因一事惹怒了家父,家父说他看似豪迈,实则阴郁,就是个小人!”

    “这话,说的没错。”

    豪迈侠气的人不是棒槌,只是性子使然。

    外界都在说裴九自尽是对武皇忠心耿耿,可这里面竟然还有这等内幕。

    裴九的自尽,为的是武皇,也为了这个天下。

    他若是自立,大唐随后就会陷入内战中。

    内战连绵,北辽、南周,乃至于洛罗都会顺势出击。

    中原将会再度沦为异族的跑马场!

    裴九!

    杨玄仰头干了茶水。

    “好一条汉子!”

    裴俭拱手,“请副使责罚。”

    ——你要如何处置我,我都认了。

    “你这份豪迈倒是和你父亲一样。”

    杨玄颔首,“改口吧!”

    裴俭,“……”

    “叫我郎君!”

    这便是进了核心的小圈子……裴俭没想到这般顺利,犹豫了一下,“郎君不担心因我得罪皇帝吗?”

    杨玄微笑,“我也有个故事。”

    他坐正了身体。

    “李元之前的太子人称睿智,可却莫名其妙的被污为调戏帝王嫔妃,被废。”

    裴俭:“……”

    “别着急。”

    杨玄笑了笑,“随后,帝后中毒倒下,宫中赐了毒酒,鸩杀了废太子。”

    裴俭依旧懵的。

    “废太子有四个儿子,长子在李元登基后病逝,次子和三子被幽禁在长安城中。”

    裴俭蹙眉。

    他没听出来这个故事的含义。

    “就在废太子被鸩杀之前,他令宫人带走了自己最小的一个孩子。”

    杨玄跪坐在那里,目光深邃的看着裴俭。

    “我,便是那个孩子!”

    瞬间,杨玄在北疆的所作所为都被裴俭回想了起来。

    往日不解之处,瞬间因为身份的变化而豁然开朗。

    还有黄林雄等人的神秘。

    原来,郎君是孝敬皇帝之子。

    原来,他一直在处心积虑掌控北疆。

    裴九当年说过,孝敬皇帝的死不简单。往后在桃县隐居的日子中,裴俭思忖过当年许多事儿。

    其中就有孝敬皇帝的往事.

    结合李泌父子发动宫变,以及后续清洗孝敬皇帝一脉官员将领的手段,裴俭知晓,李泌父子在孝敬皇帝被废和被鸩杀中,定然不干净!

    而杨玄拼命也要执掌北疆,拼命也要和长安翻脸,毫无疑问,便是想报仇!

    裴俭跪下。

    老贼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那个雄壮的男子低下头,恭谨的道:“见过殿下!”

    ……

    是夜,杨玄睡的很安稳。

    可外面却炸锅了。

    “赵嵩挑衅,被杨玄的随从击败。”

    杨松成得了这个消息后,“可是宁雅韵?”

    “宁雅韵并未出手。”

    杨松成澹澹的道:“赵氏,要没落了。”

    ……

    皇帝接到消息时正在看地图。

    他看着北疆那一块,说道:“北疆多豪杰,当为朕所用!”

    韩石头欠身,“天下都是陛下的,天下豪杰,自然也该为陛下效命。”

    皇帝突然回身,“今日有人建言,杨玄可为北疆节度使,你以为如何?”

    自然是好事儿……韩石头说道:“那些逆贼!”

    他不肯表态,这在皇帝看来便是不肯干政。

    “此人令朕有些意外,竟然是王氏的人。有趣,周氏不为女婿谋划,王氏却出手了。这是,合流了吗?”

    这是避嫌吧!

    韩石头如是想。

    可第二日,就有奏疏送进来。

    “中书侍郎周遵建言,杨玄以节度副使之身统御北疆,文能使百姓安居乐业,武能压制北辽……可为北疆节度使。”

    皇帝拿着奏疏,嘴角微微抿着,有一丝讥诮之意,“国丈那边怎么说?”

    送奏疏来的内侍说道:“国丈没说话,不过,刑部郑尚书说杨副使太年轻,且桀骜,当再磨砺一番。”

    皇帝不置可否,“朕,知道了。”

    随即,镜台来报。

    “陛下,杨玄往黄家方向去了,还带了不少礼物。”

    “黄春辉?”

    “是。”

    皇帝低头看着奏疏,“两个乱臣贼子,当诛!”

    ……

    杨玄带着礼物,也没遮掩,就这么来到了黄家。

    门子开门,见到他愕然一瞬,“杨副使……”

    这不是黄家在北疆的门子吗?杨玄一看也乐了。

    “去禀告相公,就说我来了。”

    杨玄笑眯眯的道。

    门子热情的道:“杨副使进来歇歇脚吧!”

    “不必了。”

    门子一路小跑着进去。

    黄春辉正在教授小孙孙读书,见门子兴奋的跑来,就摇头,“他该在临走前再来。”

    “阿郎,杨副使来了。”

    黄春辉起身,“大郎去迎一迎。”

    “是。”

    黄露对杨玄也颇为好奇,闻言起身去了前面。

    到了前面,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负手仰头看着屋宇,随和的对身边人说着些什么。

    只是偶一转眸,威严油然而生。

    “见过杨副使!”

    黄露拱手。

    “是世兄吧!”

    杨玄主动把自己降低了一辈。

    黄露笑道:“家父在等候,请。”

    “冒昧而来,失礼了。”

    二人一路进去。

    前面一进院子看着简单,进了后面后,就突然幽静了起来。

    黄春辉就站在一棵树前,负手含笑看着杨玄。

    杨玄郑重行礼,“见过相公!”

    看着这个自己提拔起来的年轻人,黄春辉颔首,“许久未见,见到你越发稳重,老夫很是欢喜。”

    二人寒暄了几句。

    “老夫听闻潭州刺史被你擒获了?”

    “是。”

    杨玄说了那一战的情况。

    黄春辉欣慰的道:“由此,陈州的局面就打开了。那一片牧场能让北疆不乏肉食,更不乏铁骑。”

    “是。”

    杨玄又说了些攻打内州的情况。

    “北辽内部纷乱,正是进取的好时机,你抓的不错。”

    黄春辉频频点头。

    “你对北辽是个什么打算?”

    “一直压制,蚕食。”

    “明白了。”黄春辉说道:“若是大举进攻,北辽内部的矛盾会被暂时搁置,齐心对外。蚕食,不知不觉,让他们不知晓疼痛。”

    他有些怅然的道:“老夫能想象得到那等金戈铁马,哎!可惜啊!看不到喽!”

    杨玄劝慰了几句,黄春辉却转移了话题,“家中孩子如何?”

    “是个调皮的!”杨玄说起了阿梁,黄春辉不时抚须微笑,偶尔大笑,但没咳嗽。

    到了最后,二人默然。

    杨玄知晓,黄春辉此刻只需说一句:来长安吧!

    然后,皇帝就会对他一改前观。

    “老夫知晓你不能久留。”

    黄春辉莞尔,“否则,外界怕是会猜测你我在合谋造反。”

    杨玄也笑了,然后肃然道:“请相公训示。”

    黄春辉看着他。

    “老夫会在长安看着你,看着你,声名鹊起;看着你,威震一方!”

    “是!”

    “记住!”黄春晖起身。

    杨玄起身,微微欠身,以示对他接下来的话的尊重。

    黄春辉开口。

    “皇帝不是个好东西!”